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7章
    “孩子,随我入宫吧,让御药师为你好好诊治诊治,看是什么毒素,该如何根治。”

     “十儿,还不快多谢云妃娘娘,这可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啊。”何琇珍在背后催促道。

     “我叫逆天。”小家伙忽地扭转头去,冷冷地注视她一眼,“希望你别再叫错了。”

     何琇珍瑟缩了一下,畏缩地点点头,“娘娘,今日天色已晚,不如让十……逆天明日入宫。”

     “也好。”云妃笑着拍拍逆天的小手,“你肯来看病,我就已经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多谢娘娘。”瞧得出这云妃娘娘对自己的关心是发乎内心的,逆天也很喜欢这位温柔的娘娘。

     云妃看她态度淡然,说话不卑不亢、大方得体,感觉特别喜欢,笑着道,“可惜本宫没能早些瞧见你这孩子,要不然你这身毒素也不用拖到今日。”

     “逆天想求娘娘另外件事。”

     “孩子你说。”

     “逆天想一个人清清静静的在这苑子里呆着,求娘娘下旨,请那些闲杂人等,不要入我的小破苑子,还我一方宁静。”

     云妃何其冰雪聪慧,扫了眼这破门落户的,心里大概就有了个谱儿,目光淡淡地瞥了楼正南一眼。

     楼正南十分心虚,低着头,实则咬牙切齿暗骂逆天“小畜生”,竟敢在娘娘面前告状,暗指楼家亏欠了她?

     楼正南不敢出声,心底把逆天骂了个透。

     云妃当即下旨,让楼家这些人撤出西府后院,不准再行滋扰逆天。

     所有人都走光后,逆天的心情这才稍稍好转。

     胡乱填饱肚子回房后,逆天盘膝坐到床上,伸手取下镶嵌在鞋头的两片薄刃。

     刚才在苑子内踢爆石头,多亏她事先在鞋头安了这玩意,要不然,以她一个气脉封堵的小家伙,哪可能这么神勇。

     如此想来,还挺疼的,逆天伸手揉着脚趾头,深邃的目光渐渐落在窗台一侧。

     一碗药,那天姨娘送来的,她一觉睡去也就忘了喝。

     这会儿仔细一看,感觉一点儿不像中草药,颜色绿了吧唧跟魔法药水似的,很奇特。

     逆天不解地搁下碗,窗棂旁掠过一道光影。

     敏锐的直觉让她瞬间身躯紧绷,一个侧身避过凌厉的剑气,整个人就地翻滚了一下,闪到屋角的柜子旁。

     但听铿一声闷响,小木床被剑气居中劈开了!

     逆天顿时那个怒啊那个火,蹭蹭往上冒去,你特么劈啥不好,劈床,劈了她今晚睡哪儿啊?

     从窗口窜进来的还不止一个刺客,足足三个魁梧大汉,人手一把利剑照准逆天就砍。

     谁这么看得起她啊!

     找三个杀手同时来刺杀她这个星辰第一废物?摆明了就是要她今儿个报废在这里!

     逆天嘭一脚踢倒柜子,堪堪从三把剑交接的缝隙中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 雪亮的剑光掠过眼前,逆天迅速伸腿,将来人执剑的手踢歪,剑锋一偏,擦着她的肩膀唰地过去,顿时惊觉刺痛。

     靠,被剑气伤着了,这具可怜的小身板,还真不是普通的脆弱!

     从窗口跃出去的瞬间,三名杀手也跟着破门而出。

     静谧的夜色里,那道破门声,显得特别响亮。

     但这里是人迹罕至的西府后院,谁会来?

     退一万步讲,今日是有人刻意要她死,估计早就安排好人手守在外围,不让任何人出入。

     逆天的唇边掠过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 皎白惨淡的月光下,豆芽般的小身影快速向前挪动。

     紧跟其后追赶的三名杀手,心里那叫一个窝火,接这档生意的时候,没人告诉他们,废材会跑还会躲,本以为两剑就能解决的东西,岂料如此麻烦!

     跑着跑着,三名倒霉杀手惊怪地发觉,前面那小丫头步法极为诡异,身姿若隐若现,时不时会消失在他们面前,数秒过后再度浮现。

     这三人不过是社会最底层的雇佣兵罢了,本身实力也仅仅只达到二级三级剑士,放在大陆上,那就是个渣到不能再渣的存在。

     换了以前的逆天,百八十个这样的渣早解决了,小家伙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,别说那三个杀手恼怒,逆天那才叫一个火大!

     好好的,这是招谁了啊,大半夜的不给人睡觉,要她亡命奔逃,真是混他个蛋!

     逆天一路狂奔,丝毫未注意到一颗颗小光点如破碎的星光一般向她周身聚拢过来。

     它们兴奋地飞舞着,从叶片的罅隙间,从漆黑的夜色里,四面八方向她靠近。

     三名杀手中的一个,最先发现这奇异的景象,停下脚步吃惊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第二个看见了,第三个也看清了,他们同时顿下脚步,瞪大眼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 “这这……这是?光……光?”

     “光元素!你没看错,的确是光元素啊!”

     “天,天啊!不是说废柴嘛?难道废柴也能领悟光元素?”

     三人浑身一个激灵,顿时失声叫道,“不可能!大陆上充其量只有几个光元素师,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!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废柴,而是、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天才”两个字他们说不出来了,三人心惊胆寒地转身就散,“兄弟们快走,这人我们惹不起!”

     三人匆忙逃散时,后知后觉的逆天也突然发现周身不大对劲了。

     像是被定在树下似的,小家伙躯体僵硬、寸步难行,甚至连一根手指头都难以抬动。

     她就这样直挺挺站在那,手舞足蹈的小光点们争先恐后地往她小腹涌去。

     逆天不能低头,因此瞧不见丹田气穴一大团耀眼的白光,正吸纳着四面八方涌聚而来的光点。

     她只是感到全身被一片温暖包裹住了,一团极为润和的气流顺着丹田而出,一丝丝碾过筋脉,四肢百骸甚至万千毛孔都生出一股说不出的舒适写意。

     逆天出于本能地吸收容纳这团气,熟练地运起玄心妙法引导归集。

 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三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雇佣兵,慌不择路分三个方向逃窜出去,不到几秒,同时“铿铿铿”撞上一堵赤色火焰形成的高墙。

     无形的巨力将他们统统反弹回来,呈三角状狠狠撞在一处。

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三人气血翻腾,呕血的同时,脸色霎时被惨白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 “火……火元素师!”三人心惊胆寒地惊叫,互相交流了一道恐惧的眼色。

     不不可能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 明明只是一个E级小任务,钱币手到擒来,哪里料到竟会碰到这么棘手的元素师?

     狂风掠过树木,明月当空溅起一地银碎。

     盛红光芒破空一现。

     冷冰冰的语声没有丝毫温度,“既然来了,就全给本君把命留下!”

     一句话甫落,三名杀手就跟凭空消失似的,被一道迫人的剑气直接剿杀成碎末,再无踪影。

     寥落的树旁只剩下一名血色衣衫的少年,手中横着一把织艳无比的长剑……

     血滴滑过长剑埋入脚下的泥土中。

     剑身,没有落下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 风一吹,少年血色衣袍和着绵延的红丝卷向树的一侧,霸道的剑气瞬间消弭。

     绯色的眸,探究的目光落在定型的逆天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