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87章
    众人心头霍地一跳,请这么多朝中权臣到此?皇子们心中不约而同浮起一个念头:大帝今日要立储了!

     “你们都随我进来。”大帝的目光放到七个儿子身上,眼神略微放柔了些许。

     一场立储会议,从下午一直讨论到深夜时分,两派之争相当严峻。

     七位辅政大臣之中,以凯尔特阁下、智者图洛、苏克哈将军为首的支持七皇子君临,而以财政大臣布兹、正气王、蒙塔郡王为首的则十分支持长幼有序,立长不立幼,坚决站在大皇子一边,其他皇子显然没戏可唱。

     大英雄王目前却持着模棱两可的中立态度,而他这一票的归属,即将决定卡奥未来的命运,太子的人选。

     君临回到皇子府后,逆天早已缩在床的一角睡到昏天黑地去了。

     南瓜蜷在她枕头边,嘴里还叼着半条熏肉,一大一小睡得直打呼,时不时吧唧一下嘴巴。

     君临简单洗了个澡出来后,见着的就是这么一副温馨的画面。

     他倚上去抱住她软软的小身子,忍不住在她吧唧的小嘴上重重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 逆天睡得迷迷糊糊的,感觉嘴巴上被什么压了一下,下意识地伸出一只小爪子,很随意地挥了一下。

     君临低声地嗤一笑,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,弄得她痒痒的,半迷糊半醒,手指头轻挠着痒痒。

     君临抓住她的小手指,笑着在她嘟起的嘴巴上亲了一下,“天儿,你今天做了什么坏事?”

     睡得迷迷糊糊地被闹醒,逆天这小家伙发起床气呢,一嘴啃在男人的脖子上,弄得他哭笑不得的很。

     寻着她的小嘴轻轻咬了一口,君临低声问道,“天儿,快招吧,今天干过什么坏事。老实招认,乖。”

     逆天迷迷糊糊地把脑袋缩靠在他脖子上,伸出一根小手指,下意识地咧嘴一笑,“阴了王后一把。隐晦地告诉老皇帝,他之所以神志不清,是最亲近的人下毒害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实际上呢?”

     “我哪知道是谁给他下的毒。”逆天伸出小手揉了揉眼睛,“别人信不信,我无所谓,反正老皇帝是信了,还把王后给抓了,你看到了哦。”

     君临好笑地挑了挑眉,只觉得她调皮可爱,伸手把她的小手攥在手心,唇瓣轻柔地摩挲着,“父皇他,彻底好了嘛?”

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逆天闭着眼睛回答道,“他都病入膏肓神仙难救了,我只不过是用金针暂时舒缓他的神智而已,只有三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三天过后?”

     “可能会死吧,我哪知道,看情况看我心情吧,心情好就研究研究,看有什么办法救他,心情不好就让他早登极乐去呗,免得他一直霸占皇位不作为。”

     “坏东西。”君临呵呵笑着,伸指逗逗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 逆天在他怀里滚了滚,找了个舒服的睡姿窝着,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“我感觉不是王后下的手,十有八九是那几位皇子中的一个。搞得不好就是大皇子了,他那么觊觎王位,我看就是他了!”

     君临笑而不语,思虑覆盖万千。

     隔了好半响,逆天迷迷糊糊地又快睡着之际,给那坏心眼的家伙晃了晃身子,他低沉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,拂之不去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立储的事情?”君临不满意她的漫不经心,抓着她的小手咬了咬。

     逆天抬了抬眼睛,好不容易撑出一条眼缝扫了他一眼,突然伸出两根手臂环住他的颈,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,“我的君临,自然是最棒的,那个鲁特大皇子,他就是个渣,怎么跟你比嘛。”

     这话说的大大满足了某人男人的虚荣心,一双漂亮的星眸笑得变成弯月儿了,抱着小家伙亲了又亲,“看你这么会说话,好吧,允许你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 身子一卷,把小家伙搂到怀里,静静地挨着,听着她的呼吸声,即使现在什么也不做,也感觉十分美妙。

     君临嘴角微弯,抵着她一头乱毛,细碎地吻她。

     隔日,天还蒙蒙亮的时候,君临就给人请走了,入宫继续去参加立储会议。

     逆天一觉睡到午时。

     门扉嘎吱轻响,海棠提着食盒走进门,笑着说道,“皇子妃,新鲜的玉珑斋点心,皇子派人捎回来的,字花一早上就被皇子遣去排队购买了。”

     逆天抿唇发笑,这傻子,上回她不过夸赞了一声,他就记心里了。

     “刚刚过来的路上,碰到个冒失鬼,可惜了一碗刚熬好的燕窝粥,都弄洒了,奴婢已经吩咐厨房再送一碗过来。”

     逆天拿着木梳胡乱爬了爬短发,点点头说道,“家丁和丫鬟的培训进行的如何?”

     “一切很顺利,有于妈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 “管账的老孙头刚才过来请辞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新招的家丁之中可有会管账的?”

     “有个叫江平的,知书达理,做过两年管账,不知道皇子妃要不要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 逆天放下木梳,点点头道,“见见也好。”

     老孙头与那位叫江平的管账先生一并被请来逆天面前。

     逆天冲着老孙头阴险地笑了笑,笑得老头子瞪直眼,心里直哆嗦。

     随后逆天丢下老头,径自跟江平聊了一阵子,感觉他经验颇丰,管账绰绰有余,便敲定了账房先生的人选。

     打发了江平后,逆天从新看向老孙头,只跟他说了一句,老孙头就面色大变,“不要以为皇子府的钱这么好拿,这些年你也得了不少好处,看你年纪颇大的份儿上,我给你三分面子。你乖乖地把吃进去的东西给我吐出来,我就放你安全离开。”

 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老孙头给人架着丢出门外,哭天嚷地道,“皇子妃,你太狠了!我都已经把那三十万银币悉数还给你了,你竟然还打我三十大板!”

     坐在房里喝茶的逆天,颇为淡定地喃喃自语,“我有说过东西交出来就不揍了么?吃这么多也不怕不消化,三十板子算是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皇子妃,您的燕窝粥。”这时,一个低着脑袋的小丫鬟,双手给她捧上了一碗粥。

     这应该是厨房里的丫头吧,海棠说了厨房会送粥来,她倒是饿了,揭开盅盖,用勺子搅了搅白软的粥,舀了一勺出来,细细地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逆天突然放下勺子,站在桌旁的丫鬟抬了抬眼,“皇子妃,粥,粥不合您口味嘛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,感觉闻着这味道有点怪怪的。”逆天扇了扇小手道。

     那丫鬟低眉顺眼地笑了笑,道,“今早厨房里换了个厨子,可能是做法有点不一样吧,味道便有些许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噢。”逆天慢条斯理地搅着调羹,动作不紧不慢地。

     丫鬟的目光暗中随着她的手来回移动,见她动作这么慢,隔了这么久都不吃,忍不住出言催促道,“皇子妃,燕窝粥放凉就不好吃了,您快点吃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逆天舀了一勺粥,放在唇边吹凉了。

     南瓜吭哧一声往桌上一跳,抱着肚子叫唤,“饿饿,饿!主人,饿!”

     逆天抽了抽嘴角,转眼看向他,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那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 丫鬟看到突然杀出一只会讲话的魔宠,神色就已经分外震惊了,此刻见到逆天把粥碗推到南瓜面前,便更加紧张地说道,“皇子妃,这粥还是您自个儿喝吧,奴婢再叫厨房送点吃的来,给您的魔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