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91章
    两位阁下默默地抖了抖嘴角。

     大殿上的人,看着逆天认了这爹那叔的,又拿了足足六块世间稀有的能量石,全都懵了半响,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 尤其大皇子脸上的神情,那是各种精彩纷呈,跟开了染铺似的,五颜六色连续不断变化着,最终转为一片****绿。

     逆天高高兴兴地收起能量石,一手扯过站在自己身边的君临,对便宜老爹道,“爹,这是我夫君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陆应天一脸如遭雷击的表情,立马扭头用审视的眸光上下扫射君临,那脸色就是一副心爱的女儿被人给夺走的晚娘脸!

     虽然这小子看着相貌不错,实力应该也不错,配随便哪个身份高贵的女子也是绰绰有余,可现在他要抢的,是他陆应天的宝贝闺女,这就不能同日而语了!

     君临莫名其妙地给陆应天敌视了,心中也起了一份警觉,立马伸手将逆天往怀里拉扯,“爹你这么看着我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爹?陆应天的脸色顿时黑了一下下,顾不得身边两位老朋友的嗤嗤发笑,他忍不住咆哮了一声,“谁你爹来着?臭小子!我闺女儿还小呢!别想拐我闺女跑!混球。”

     君临的俊脸也跟着黑了几分,“我爹就是我媳妇的爹,我媳妇的爹就是我爹!你不认也不行!我和我媳妇,就是天生的一对,难不成爹你还想棒打鸳鸯不成?”

     逆天抽了抽嘴角,暗中发笑。

     “臭小子你别给我绕弯弯!老子说不行就不行!我闺女年纪小不懂事,你别欺负她小孩子家家的,随便给她套个莫名其妙的身份!”开玩笑,才找了个宝贝闺女,正是好玩的时候,哪舍得让她这么早嫁人?

     这臭小子,真是越看越不顺眼!

     “闺女,男人不能看脸长得如何,得看实力看家境。”

     “君临有啊。”逆天缺心缺肺地点点头,“实力好家境不错经济条件蛮好。”

     老爹的脸又黑了黑,不成,怎么着也不能让他的宝贝闺女儿这么早就嫁了,老爹苦口婆心地劝道,“闺女啊,看男人不能光看外表,也不能看实力啊家境啊,这些东西都是虚的,得看内心如何?别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,说不定就是个花花公子。”

     君临抖了抖嘴角,你特么有你这么损人的么?谁人模狗样了,谁人模狗样!

     “爹,这点你大可放心。”君临这声爹,又差点让陆大会长暴走。

     “女婿这辈子就只有媳妇一人。”君临拉过逆天的小手,放到唇边使劲地亲了一下,“如违此誓,天诛地灭。”

     天际银光一闪,誓言与天罚挂钩,可见君临对逆天之死靡它的决心。

     陆应天眯了眯眼,心中不迭声大叫,亏啊亏啊亏啊,难不成就把这可爱的小闺女白白送给这臭小子了?他都没跟闺女好好处一段日子呢,好不甘心啊!

     逆天瞧着便宜老爹一脸肉痛的神色,像是被某男人抢了个心肝宝贝,各种失落、彷徨的表情,不由感到万分好笑,抬手拍拍老爹的手背道,“爹你别担心,女儿有了夫君,也不会忘了爹的。夫君是夫君,爹是爹,都是我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 陆大会长感动极了,揉着逆天的小脑袋直点头,“好闺女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目光悻悻然地扫了君临一眼,说不出是何等惆怅的心情。

     闺女还小呢,这么早就嫁了,太亏了!留着玩两年才是正经……

     君临从陆应天的目光中嗅到他的不良打算,立马抓住逆天的小手,使劲往自己怀里一带。

     陆应天的脸色立马黑了又黑,哼哼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卡奥大帝这时候才得空跟陆大会长聊上几句,“三位会长今日来此,是不是为了飞行者赛事?”

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不等陆会长说话,冒险者公会会长吉姆哈哈大笑插口道,“炼金师公会澹台会长近日有事耽搁,稍后便会赶来。不知道比赛准备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“每年的飞行者赛事,都是极为瞩目的。此次很荣幸,在卡冷帝都举办这场盛会,朕已经派了智者图洛,月前就开始准备比赛事宜,图洛大人。”

     “是。”智者图洛上前一步,抚须笑道,“一切都极为顺利,场地方面……”

     阴鹜的眸光攫住了逆天的后背。

     逆天挑了挑眉,回头一看,见是那名元素神殿的黑袍男子,兜头兜脑地藏在黑色风帽中,看着也不像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 一记凌厉的狠眼瞪视过去,对方似乎惊愣了一下,随后逆天看到,那人藏在风帽下的紫黑色嘴角,似有若无地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 恶心的男人!逆天收回目光,懒洋洋地靠到君临怀里,伸出小手打了个哈欠,“飞行者盛会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嗯,是风靡风穹大陆的一项极为刺激的运动。”君临笑着低头看向她,“想试试嘛?”

 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逆天想也不想就回绝了,她一根懒骨头,听到运动俩字就想到当年漫山遍野被师父追着练功的情景。

     为什么她借用了玄凰的大名这么久,她都没有寻来呢?

     按说,当时她们同时出手重伤黑金那厮,照理她被扯入空间乱流来到这里,玄凰也不应该例外。

     难道是当中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 逆天只手托着腮,一脸气鼓鼓的表情。

     “想什么?”君临勾起她的小下巴,不甚高兴她的思绪远离他,勾都勾不回来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逆天眼睛忽而一亮,“这什么飞行者赛事,可是大陆公开赛?”

     “不错。一年一度,风靡全大陆的一项运动,届时很多国家都会派人前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 也就是说,如果她在比赛中夺冠,玄凰这个大名,一定会传遍全大陆!

     到时候,她的玄凰就会屁颠屁颠跑来找她了!

     对对!逆天越想心情越激动,也暗骂自己笨的可以,以前在帝国学院那么封闭的地方,出出名什么的,根本没用嘛,那是个封闭的区域,对外消息流通的很慢,所以逆天这两个字,在大陆上并不广为流传。

     现在这什么全民运动,不正是替玄凰扬名立万的好时机嘛!

     噢哈哈!

     “比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君临听她突然冒出来一句,有些跟不上她跳跃的思路。

     “怎么比?我要参加!”

     这孩子,真是……变卦变得飞快!君临哭笑不得地看向她,屈指敲了敲她的小脑袋,“那好吧,我替你报名。”

     从宫里回来的时候,身后还跟着三条甩不去的尾巴。

     君临黑着脸,不住向后瞄着他们,防贼似的防着陆应天,生恐他在天儿面前胡言乱语,又怂恿她不嫁。

     三大公会会长何时受过这等给人嫌弃的目光,尤其陆应天,愈看这小子愈不顺心,狠狠瞪过去几眼,想想自己这么好的宝贝闺女,就这样被臭小子骗走了,呕血啊!

     逆天心里惦记着边玲珑的事情,回到皇子府后,立马寻了个借口回房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 后院里。

     边玲珑惴惴不安地在小院子里走来走去,时不时地将目光瞟向院外,几次三番想走出去查看,每次都咬咬牙忍住了。

     她心里十分不满,春花这死丫头,出去这么久,到现在还不回来,真是个不靠谱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