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42章
    “去七月丛林!”逆天伸手一挥,“沧澜!”

     白光一闪,一条细长龙影飞腾出门,蓦地涨成数十丈长,巨大的白龙盘旋在上空。

     “扎马国师,今日记你一功,往后你要好自为之!”君临冷冷地丢下一句话,抱起逆天,飞身出门,嗖地跃上龙背。

     巨龙长吟一声,光芒一闪,瞬间消失在天外。

     扎马国师低着头,缓缓抬起眼来,哼笑道,“卡奥,要换天了!”

     沧澜速度极快,只一眨眼便飞临七月丛林上空,上古龙绵延不绝的威压施加下去,丛林中蠢蠢欲动的魔兽们,哪个敢胡乱抵抗,或出来寻衅看热闹?

     不都得乖乖缩伏着,瞻仰上古龙的恢宏气势。

     逆天这一路上,把该想的不该想的,尽数理了一遍,倒是理出些许头绪,之前事出突然,没想那么多,此时再回过头去看看,仿佛一切冥冥中有只无形的手,在牵引前行!

     小家伙眼中燃着怒意,“从七长老死,再到那条绣着七皇子逆天的白丝缎,可以证明一点,有人希望我们与卡奥皇室开战,有人期望卡奥皇室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 “天儿每次都想到我的心坎里。”君临抱着她轻轻一摇。

     “那个人,是熟识我的人!或许是……我们的朋友。”逆天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 “不错。天儿的身份我花了点手脚藏了下去,就连当初潜入帝国学院,暗中帮助奥尔莎对付天儿的鲁特,也查无所查,不清楚天儿的真实身份。”君临顿了顿又道,“而那杀人者,留下一条罪证,却写着七皇妃逆天五个字。显然是我们以往熟识的人。”

     “卡奥的人,只知我叫玄凰。”逆天勾了勾嘴角,“我在拍卖行一动用光元素,就给人认出来了!这个人,十有八九是帝国学院的人。”

     “或许,根本勿须动用光元素,就已经给人认出来了。”君临轻哼一声,“比如秦绝,比如方笙。”

     “不会。”逆天摇了摇脑袋,“大哥才不至于这么无聊呢。”

     君临哼了一哼,显然对秦绝那厮很不屑,“那方笙呢?方笙这个人,是清池圣地的圣子,但是为人一向很神秘,甚至连他的身世,都很隐秘。除了他清池圣地圣子的身份,他好像是个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人,没父没母,毫无来历!”

     逆天眨了眨眼,忽然咧开小嘴巴笑了笑,“君临坏,我闻到一股好的醋酸味儿!你呀,就是想把火头往绝和方笙身上引去。”

     某人不以为然地望天。

     “好啦,谁杀了七长老,栽赃陷害,我一定会把他查出来。”逆天抱着他的腰,小猫咪似的蹭了蹭,“我最讨厌别人诬赖我,虽然我不在乎背着什么杀人的头衔,但被人诬赖,就是不行!”

     “他没料到,即使没有他去引火,天儿自己就已经去点火了。”君临笑了笑道,“击杀洛克,即使最好的证明!”

     “不错,勿须别人推波助澜,卡奥大帝与他那帮儿子,我早已看不顺眼,若不是顾念着他们与你一点血脉联系,我早就想对他们动手了。”逆天冷笑一声道,“如今他们不顾血脉亲伦,狠心向你下手,就别怪我辣手无情。”

     君临重重点了个脑袋。

     他也不是个什么圣人,别人都要炼化他的元婴了,他还跟他们客气?

     大帝名义上是他舅舅,实际却对他屡次痛下杀手,这样的亲情,根本不要也罢!

     说话间,沧澜已经来到丛林深处尽头,盘旋在暗无天日的丛林上方,“天天,下面被浓雾遮住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好我们下去看看,你先回伏羲塔。”逆天伸手一收,将沧澜收回伏羲塔内,自己与君临大手小手相携,倾身往密林下方一跳。

     密林下方云遮雾绕,能见度相当低。

     君临索性抱着逆天,足尖在枝叶上点顿,慢悠悠飘落在地。

     这里二人之前闯荡七月丛林时,由于时间关系,都没来过这地儿。

     如今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,手牵着手,往浓雾深处走去,仔细辨认着方位。

     “那个方向,就是之前我砍碎石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君临点了点头,“应该是!再往前点吧,我好像,听到叫声了。”

     逆天心中一紧,蓦地攥紧他的手道,“无论如何,都要把元婴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 “天儿,先看看形势再说。”君临皱紧眉,总觉得扎马说话说了一半,好似有什么重点,没有告知。

     蓦然间,一道凄厉的叫声滑破丛林深处的静寂。

     逆天手中一紧,抓住君临,轻声道,“走!那边。”

     两人当即身形一掠,以飞驰的速度奔向声音来源处。

     “该死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入目一片血色汪洋。

     宽阔的血池,挖在四棵参天古树中央,翻腾着冒着细小的血泡。

     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,触目心惊。蜿蜒的血流正从尸身上缓缓流逝,侵入血池之中,为血池注入一波新鲜血液。

     一个单薄的身影,双臂被无数荆棘束缚着,吊在半空,双足没入血池,被无数只鲜血化成的手掌拉扯着,轻蹙秀眉,一脸苦痛之色。

     几十道血色长蛇紧紧箍住那抹纤细的身影,像是随时能把他劲健的腰肢齐根折断一般。

     大帝带来的无数高手,有太半死在了血池之中,而剩下的一小半,正操控着这一股股的血色长蛇禁锢住血池中央的少年。

     少年晶莹的肌肤,如血一般流淌着莹润光泽。

     他睁开眼,一双红宝石一般璀璨琢目的眼眸,透着清冷之光,俯瞰大地。

     这眉眼轮廓,活脱脱就是君临的翻版。

     “君临,你怎么了,君临?”逆天伸手扶住他,后者正抱着脑袋,痛苦的低嘶。

     血池中央的少年回过头来,紧盯君临,双眼闪过激动的神色。

     他剧烈的挣扎起来,“啊……”仰天嘶吼一声,君临亦突然推开逆天,一手捂住胸口,扑哧,单膝跪倒在地,一滴滴妖娆的血色,浸染了脚下枯黑的草木。

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血池中,君临的元婴极力想要挣脱出来,双目充满血光,恨恨地瞪着池边的大帝等人。

     这个人,元婴估摸是认识的,君临不记得当年的事,但那历历在目的痛苦,元婴倒是比谁都记得清楚。

     卡奥大帝被他魔魅的瞳光注视着,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愈发焦急地尖叫,“快!快收拢血藤!快!将他收入锁魂钟,快!快!”

     “老匹夫找死!”逆天甩出一把种子,操控着化为数百根藤蔓的木元素,拉扯着元婴身上的血藤束缚。

     “就凭你们?”

     大帝带来的众多高手,被血池中的元婴一闹腾,折损了七七八八,此刻是硬着头皮围拢上去,死死拽着手中血藤,呈合围之击。

     不过再怎么合围,也是强弩之末,随时消亡之态。

     其中一位七阶高手腾出手来,甩出一只人高的大钟,迎风涨了数丈,看着就要往元婴头上罩去。

     逆天腾起身子,飞窜过去,一脚狠踢在锁魂钟上。

     嗡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 大帝心惊胆寒地伸手捂住耳朵,却也被这钟声撞得,忍不住“噗”地吐了口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