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5章
    楼雨嫣挽着那脸如银盘的少女,委屈地说道,“盈儿妹妹你回来就好了,我看这家里,也就只有你能治得住她了。以往小时候,她就最怕你最听你话,你回来了,可要替我们楼家好好管管这小畜生。她呀,捅了那么大篓子,闯出个祸端,弄得父亲焦头烂额的,还得请太子出面摆平楼家与白家,真是气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小十的确有些不像话,再不好好管管,可就真得治不住了。”十五岁的楼雨棉一脸温和地开腔,她的声音并不是很高,语气也不狠戾,反而处处透着一丝平和,好像真得只是位担忧妹妹淘气的小姐姐。

     “哼!小畜生,她还以为这世上没人能对付的了她。”银盘脸美貌少女重重哼了一声,“只要有我楼雨盈在家一天,她就别想给我翻出什么花样儿来。大姐,你这人就是太好心太慈善了,对付这么个小贱人,你只管往死里揍,打死打残谁敢说你半句,一切有我们娘撑着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哎呀盈儿妹妹,你这就不知道了,如今连我们娘在她手里都吃过个大亏呢。”这楼雨盈和楼雨嫣和大少爷楼庭敖,都是大夫人所出,三小姐楼雨盈打小就因为天赋过人,被送往清池圣地栽培。

     楼雨盈在天赋造诣上比楼雨乔甚至还要高出一筹,楼雨乔所说的楼家硕果仅存的两枚元素师,楼雨盈也正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 楼雨乔看到楼雨盈后,就已经给大小姐楼雨嫣奚落了一顿,明着暗着说她不如楼雨盈,她已经是憋着一肚皮火了,恨不得立刻揪了逆天出来出口恶气,全都是她,害得她楼雨乔这么高贵的小姐,老是受大小姐三小姐欺凌羞辱。

     楼雨乔阴着一张脸,左右看了看,“这还真是特优生住的独立小楼。怎么回事雨棉。她一个废物,怎么有资格住到这种地方?是不是帝国学院哪里搞错了?”

     连她楼雨乔,也是奋斗了整整两年才堪堪成为三年级特优生,分配到独立小楼的。

     但她的小楼离着这片子午湖相当远,帝国学院的学生谁都知道子午湖附近元素浓度最高,适合修炼,而她,这个废物,竟然就大刺刺地住在子午湖旁?

     她这待遇已经赶得上七年级那几个不是人的特优生了!

     简直荒谬!

     她一个零元素力的废物,让她住在这么个元素圣地,简直就是暴殄天物,她何德何能承受这些?

     这子午湖边的小楼,让她楼雨乔住着还差不多,她?应该有多远死多远去。

     楼雨乔和楼雨嫣这些日子其实并没在帝国学院,她们三年级的学生在报道第二天就都被导师派去浮空山脉,为药剂师学会收集清露去了,直到前几天刚回来。

     楼雨棉不同,她并不是剑修和法修班的学生,她进帝国学院是因为有一项让楼雨乔都感到眼红的天赋。

     制剂!楼雨棉是一位中级药剂师,现在跟随药剂师学会学习。

     她这项天赋技能,就连楼家家主也要对她另眼相待,必须从新估量这女孩的价值,毕竟这大陆上,普通生活类药剂师不缺,但高阶的攻击防御类药剂师,却是稀缺的很。

     而这楼雨棉就是他们楼家的希望啊,说不定培养培养,往后也能抵达一个高级药剂师的水平,那对他们楼家整个家族来说,绝对是件好事,家族里有药剂师和没药剂师,区别很大。

     楼雨棉摇了摇头,也颇为费解道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其实我只比几位姐姐早来两日,我这段日子一直在外采办药材。我来的时候,就听到学院里不少人在传逆天的事情,说她打败了白芙儿,打败了金刚,甚至还传她打败了金刚爸,我也十分奇怪着呢。”

     “白芙儿怎么回事啊?白芙儿竟然会输给逆天?”

     “白家都闹上门了,这事肯定假不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据说这栋小楼还有她特优生的名号,是兰斯阁下亲自许下的,她打伤白芙儿姐妹与白桑老师的事,也是兰斯阁下用强硬手段直接给压下去的,听他们说,她打完人之后,兰斯阁下还亲昵地带着她一起走了,一点儿都没怪罪她,更没惩罚她。”楼雨棉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里没有透出丝毫波澜起伏,不过她微微含着妒意的眼神却泄了她的老底。

     “真得假的?”楼雨嫣一脸戏谑地笑道,“是她自己胡乱吹出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打败白芙儿的时候,我不在场,金刚同学,是我亲眼看到她打败的。逆天同学非常厉害的,现在金刚同学对她不知道有多服气,整天跟着她叫逆天老大呢。”在一旁听来听去,总算听出些眉目的玄玲,不高兴她们一直在说逆天的坏话,忍不住出声辩驳了一句。

     这下可好,几个女人歹毒热辣的目光直接唰地刺向她。

     “你什么东西?”楼雨嫣大怒之下,一记耳光便狠狠拍了上去。

     玄玲天真,没想到这几个女人说动手竟就动手了,本身她又跟她们没什么深仇大恨,根本不会防备着。

     而且几人的功力,除了楼雨棉外,那肯定比玄玲高出许多,玄玲只是个二年级普通班的剑士,怎么背的住这几个女人合围攻击。

     吃了一记耳光的同时,身子也给一道凌厉的火元素撞上了。

     玄玲嘶叫一声,整个人飞了出去,啪地甩在一旁的软榻上,疼得皱缩全身。

     “小小一个贱人,这里也有你开口说话的份儿?”楼雨盈唇皮微动,收回玉嫩的手掌,得意地散去指尖的一簇火元素。

     火元素,素来就以凶猛主攻击著称,这么一记下去,玄玲根本就爬不起来了,伤得不轻的小丫头卷缩在榻上,疼得浑身瑟瑟发抖,但她还是抬起头,哆嗦着声音对她们说,“你们,你们不能去骚扰逆天同学。”

     “贱人你说什么?”楼雨盈再度提起手掌。

     楼雨嫣一把抓住她,“行了行了,也别闹出人命,她毕竟是帝国学院的学生,打死了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 楼雨盈转念一想,大姐说的有道理,她不能一来就给清池圣地惹个麻烦,这一路上圣子大人已经非常不待见她了,她不能再让他生气。

     这样一想,她的暴脾气便收敛了些许。

     “别理她,我们上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哼。蝼蚁。”楼雨盈重重哼了一声,再也不去多看玄玲一眼,仰起高傲的下巴,随着楼雨嫣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 不过刚到二楼楼梯口就被一道身影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 玄邪是听到玄玲的惨叫,心中慌乱这才离开逆天的房间出来看看的。

     “你们?”玄邪吃惊地看着几个来者不善的女人,“不行,你们不能进去!”

     玄邪张开双手挡在几人面前,“逆天同学正在闭关修炼,你们不可以过去打扰她。”

     “让开贱人。”楼雨盈手中跳脱出一抹炽热的火元素,冷笑着看向玄邪,“区区一个二阶的九星剑师,你不是我的对手!滚!”

     “修炼,修炼什么?哈哈,别笑死人了,一个十几年没气脉的废材,她能修炼出什么鬼东西?”楼雨嫣讽刺地大笑,“滚开吧你,别挡着我们的路!小心连你一起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