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96章
    成恩与叶惠,瞬间下巴哐当掉落。

     神级无花,九瓣神级无花啊!他们刚才只是随口说说的,真没想到,突然间就有一朵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 云妃拢着淡淡清愁的眉间,也蓦地舒开了,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逆天问道,“孩子,这无花,你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     “星格拉山脉拣来的。”逆天挥了挥小手,说得那话,就跟自家后山拣的一样,顺带还跟云妃娘娘说了句,“不要钱的,拣了好多呢,阿姨你要几朵?”

     成恩与叶惠抽了抽嘴角,忙上前用一只水晶匣子盛着那朵无花,“还几朵呢,一朵就够了,这是神级无花,与地级、天级的不好比。”

     “娘娘,公主从星格拉山脉拣来的,果然这一切是老天笃定。”叶惠眉开眼笑道。

     云妃忍俊不禁,“孩子,这真是你拣来的?你可别骗阿姨,若是你拼了命,辛苦得来的一朵,阿姨就不要了,留着给你用吧。”

     逆天一听急了,怎么不信她呢?

     她忙把一只白里透红、玉致无花的正方形匣子从指环空间里掏出来,翻开匣盖指给云妃看,“阿姨你看,这匣子装不完的,这里有一千来朵呢,你尽管吃啊,用不完的。”

     云妃无语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这回叶惠和成恩已经木有声音了。

     他们很想问问这位神人一样的公主殿下,你特么还是人嘛?

     一朵神级无花,寻觅就相当困难,她还采摘一堆,末了跟娘娘说,不要钱的……

     云妃这回信了,忙伸手把匣子盖好塞还给逆天,“天儿,你这匣子藏好了,可别到处跟人说,你得了这么多神级无花。”

     就怕这缺心眼的傻孩子,碰到谁都这么做。

     逆天跟着又追问一声,“阿姨,神级无花就能根除你身上的毛病?你要不要更好的?”

     “更好的?”这回三人止不住惊叫了。

     成恩和叶惠被她打击的有点说不出话来,弱弱地问了一声,“公主,你这更好的无花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逆天忙献宝似的掏出一只椭圆形的黑色晶石容器,把盖子打开,给他们看其中一朵十二瓣泛着浅浅红光的小花,“据说这是归元级的,阿姨,会不会对你比较有好处,你还是用这朵吧。”

     云妃眉眼一抽,忙伸手替她盖上,抬手揉了把她的小脑袋,失笑道,“你别据说了,这还真是归元级的无花。你这孩子,别人去星格拉山脉怎么就拣不到呢,你这都是哪里来的运气。阿姨用这神品就能根除身上的毛病了,至于这十二瓣归元级无花,对你极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将来用它来冲击五环元素幻师境界,作用不是一般的大。”云妃笑着摸了下她的头,“天儿现在已经是四环八星境界了,就差一步便能到生成五环。”

     逆天却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,她心里清楚,她这元素光环可是被玄心妙法抑制的。

     玄心妙法现在停顿在四重境界止步不前,就算她能冲破五环境界,若是玄心妙法不跟着提高,依然会被境界压制在四环。

     逆天收起两只匣子塞到指环空间后,云妃便笑着对她说道,“既然有神品无花相助,那就事不宜迟了,姨娘现在马上闭关,三个月后便能与天儿相见。到时,若天儿想去哪里走走,姨娘就随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逆天心里感动,默默地点了点脑袋,与云妃娘娘一番告别,起身送她进封闭修炼空间去。

     成恩与叶惠便忠心耿耿地守在外间。

     封闭修炼空间的石门完全合拢后,逆天站在外面站了一会儿,这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想着父母的事,便等阿姨出关后再问吧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问出什么结果来,她总觉得云妃和大帝,还有很多事瞒着她。

     逆天叹了口气,心道或许他们是出于保护的目的瞒着自己,可事实上越是隐瞒,她便越有种想要一窥究竟的冲动。

     翌日上。

     星辰与卡奥联合举办的药剂师交流会盛大举行。

     场地被安排在王宫承南门前,一片露天大广场上,到处可见摆摊的药剂师们。

     广场居中筑起了高耸的擂台,用四张长桌围成方形,有四名药剂师正在上面比试。

     这交流会被安排的十分随性,大家可以根据各自的需求,想比试的就跳上去比试,想交流的就相互交流经验谈谈心得体会什么的。

     至于交易区,更加是一片火热,许多非药剂师也能凭借邀请函进入王宫,参与这场盛宴。

     能来参加的,自然是非富即贵,毕竟一张小小的邀请函,已经炒成天价,普通平民百姓也只能望卡兴叹。

     逆天没劲地看着这些高声交谈的药剂师们,他们夸夸其谈,很多都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,逆天才懒得搭理他们,在广场上来回逛了一圈,感觉没啥好玩的,就跑去擂台下坐着,看药剂师比试。

     每轮的药剂制作是不同的,有时要求制作一瓶高级的防御药剂,有时又要求制作一瓶中级的增速药剂。

     每个药剂师都有两次药剂制作的机会,两次都失败后便刷下去,若是制作出符合要求的药剂后,便能留在擂台上,等待下一轮比试。

     好在大多数药剂师性格都比较腼腆,跳上擂台比试的人并不多,要不然就这随随便便的比试,不知道要比到哪一天去才能结束,说是说交流五天,可这么一轮又一轮的比下去,哪里是个头啊。

     制作药剂,有的人快有的人慢,交流会又不限时,有的人制作三四个时辰才制作完,没耐性的看客朋友早睡着了,比如说逆天。

     秦绝找到她的时候,小家伙睡得团缩在椅子上,吴蒙站在她身旁,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     秦绝把她轻轻推醒,逆天这才留神听到四下传来的叫好声。

     她揉揉眼睛,看向前方擂台,见楼雨棉一脸高傲地离开长桌,目光往下方一扫,立刻引起一片狂热的叫声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刚才楼小姐超常发挥,制作出一瓶地级的攻击药剂。”吴蒙立刻为逆天解释。

     地级攻击药剂,逆天眸色一闪,不屑地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 此时擂台边上传来阵阵嗤笑,逆天的目光随之被那方一圈人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 瞧热闹总比看着瞌睡好,她拍拍屁股起身,秦绝便好笑地跟在她身后,吴蒙自然亦步亦趋地相随。

     一只玉手伸过去重重拍了拍别人肩膀,拇指朝外侧一扬,意思是叫别人让开。

     周而复始,不停重复一个动作,逆天大摇大摆地从褪散的人群中穿行过去,来到前排。

     进去一看,不由无趣地翻了翻眼睛,她还以为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热闹瞧呢,或是谁制作出一瓶神奇的药剂之类。

     哪里想到众人围观的竟是一名面色苍白、容貌普通的少年。

     少年跪坐在那儿,门前摊着一张尺长白布,上面写了几行青色大字。

     逆天摸着下巴,转过小脑袋仔细一瞧,“求仙药,用祖传炼金秘术(上)换取五十瓶仙级生命药剂。若是对方能够提供两百瓶仙级生命药剂,便将上中下三册,全部交付给对方。银货两讫,决不骗人。”

     逆天揉着小下巴读完,周围顿时又起了一阵哄笑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