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33章 此人蹊跷
    其余六道闸门也跟着同时打开了,里面疯狂涌出的暗黑魔狼、剑齿虎,体型之庞大,速度之锐利,几乎都让人惊呆了。

     最后那道闸门内响起嘶嘶的声音,丑陋的三头毒蛇游动出来,睁着一双倒三角眼,阴毒地吐着蛇信子。

     围观的那些人,早已被这一幕惊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他们这还是有幸第一次,在中城入城试的大斗猎场上,看到这么多扇闸门同时打开,放出多头魔兽,进行围攻的。

     换了他们当中任何一人,站在这场下,恐怕都不能维持那份淡定的脸色。

     但眼前那名笔直凌立,毡子中央大斗猎场上的男人,嘴角竟勾勒起一道浅浅的弧度,跟着在所有人的抽气声中,此人竟然向诸多魔兽横冲直撞而来的方向,信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如同在自家庭院内闲适散步一般,缓缓地拉近与六只魔兽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 百步之外的距离、百步、八十步、五十步……

     骤然间,那六只魔兽齐齐煞住,软绵绵的趴了下来,冲在最前面的那只剑齿虎,竟然还扒拉着四肢,模样儿含着一丝狼狈,煞住的同时拼命往后退缩,那副屁滚尿流的样子,那副抱住毛茸茸的大脑袋呜咽两声的怂样儿,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的很。

 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 秋水漠像块化石一样,居高临下地僵直站立在看台上,眸子深处,涌出了一丝怒气。

     这个该死的男人,应该是故意的吧。

     明明可以更早一步的制止这几只魔兽的靠近,却仿佛看好戏似的闲在一旁,等到众人以为他会被魔兽撕裂的时候,这才发出一枚危险的信号,拒绝这六只魔兽的靠近。

     让所有人等着看好戏的激动兴奋的心情,瞬间被冰水浇的一丝儿火气都不剩下。

     秋水漠简直快要被气疯了。

     他总觉得他做了一桩非常蠢钝的傻事,他十分不喜那个人脸上,那种十分笃定的风采。

     秋水漠冷眼看向场下的男人时,见那男人正抬起头来,异常清冷的目光中,竟含着些微嘲讽。

     是嘲讽他的不自量力!

     秋水漠第一时间读懂了,随后他被气得想要吐血。

     钟玉绰跑到看台前方,趴在阑干上,想要看清楚场下的这个男人,她的眼睛里含着一丝别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 身高……不对!她的君临大师兄,分明应该比眼前这男人高出一大截。

     容貌……也不对!她的君临大师兄,明明应该比眼前这人普通平凡的面容,俊美一千倍一万倍。

     但这气场……分明是对上了!

     钟玉绰有些难以置信,她提着自己的裙子,往看台通往大斗猎场的阶梯跑去。

     半途中,忽然被秋水漠一手拽住了。

     “二师兄,干什么呢?快放手。”钟玉绰的拳头捏得死紧,

     秋水漠死死握住钟玉绰的手,压着怒气低声道,“那个人通过了,让他上来即可。”

     此人甚为蹊跷,但最让秋水漠生出危机感的是,他的玉绰师妹,竟然对那人露出一副奇异的痴-迷-目光,看着那人,就像是看着他心里那个极为厌恶的男人。

     钟玉绰一愣,随后停住了脚步点点头道,“对,对,他通过了,快来人,去将那位阁下请到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 速度有一人奔了下去,来到君临面前,作出一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 围观的一群看客朋友们,均是有些莫名其妙,面面相觑地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有人还不可置信地问道,“就这样,通过了?”

     “这也太简单了吧!”

     什么都没有发生啊!他们本以为会看到一场让人热情高涨的血腥厮杀,但那个通过入城试的男子,甚至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过。

     他就这样,轻轻松松地离开了大斗猎场,成为今日第一位,通过入城试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 这也太夸张了一点了吧!历年来的入城试中,就没发生过这般离奇的事情。

     就连站在临考通道内的张五,也不由地愣住了,随后露出一抹释然的笑意。这位阁下,能够徒手灭掉整个青铜殿,那么面对这几只区区小魔兽,威吓逼退它们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 不过亲眼看到这样一副场景,还是让张五心情颇为激动的。他的内心深处,生出一股别样的豪情。主人这般轻松地通过入城试,那么他,张五,也不能为主人丢脸啊!

     钟玉绰几乎等不及君临走到她面前,便跑了过去,在旋转石阶阶梯口拦下了这名面容普通的青袍男子,“你!……”

     我是君临阁下的分割线分割线哦

     内城江家的小姐么?

     江家在内城之中,也算得上是二类家族中的翘楚了,虽比起钟家那种千百年传承的勋贵之家,还稍嫌火候不够,但比起其他世家,却绝对是可以高高在上的俯视之。

     也因此,江家这位小姐,周身上下带着一股凌厉的傲气,也算是在逆天意料之中的事了。

     只见逆天小同学负着一双小爪子,绕着江敏儿转了一圈,一双眼睛眨巴眨巴,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几遍。

     瞧得这位江小姐脸色甚是不好。

     这江小姐今儿穿了一件桃红色的束高腰衫裙,身披一袭金丝翠绿纱,手中一根卷起的银色软鞭,鞭头目光所及,能够看清一根根锋利的倒钩。

     逆天的目光凉了凉,忽然伸手指着那位江小姐,先行发难道,“干什么?你带着这根鞭子来找我,是想要对我不利?”

     “你以为就这么一根破鞭子,能做什么用?难不成,你敢拿它,往姑奶奶身上招呼?你若是敢的话,我就让方笙拿它招呼你成千上万次!”那傲娇的小语气,那气人的表情,简直了!

     可别说,就连宋丹娇和翠儿见了,都特别冲动地想抽这丫的!

     你特么能不刺激别人弱小的心脏嘛?

     真是,什么难听就挑什么说!明明知道别人是为什么过来上门找茬的了,还偏偏要拿别人最在乎的公子来刺激人!这不是……摆明了自己找抽吗!

     宋丹娇咬咬嘴唇,握了握拳头,硬着头皮给冲上前去,“江小姐,小姐这这话不是那意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