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994章 小乔儿
    撇过探宝的几支队伍不提,逆天等人一路顺利地来到此处绝壁。

     眨眼间便看到玄凰现身,神色微凝目视前方。

     逆天后面跟了不少枫叶雪花队队员们,与许家几个队伍,相距也有一定的距离,因而玄凰的出现,也算是不怎么惹眼。

     逆天表情严肃,她亦同时感觉到伏羲塔又略有波动,识海微微震荡。

     先前那个手持伏羲剑、没有脉搏的奇怪小孩儿出现时,伏羲塔便颤抖着产生过共鸣。

     那么此刻?……

     前方万仞绝壁下,长乐岛少岛主拓跋智带领的兰花队、宋家宋丹青带领的墨菊队,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十几二十人小队,统共加起来少说也有两百多人,纷纷拢成一圈,表情诡异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 孤风刮过绝壁,时有呜呜声撩过,气氛静谧,针落可闻。

     逆天一行人足有三百,一路行来时,前方围成一圈的拓跋智、宋丹青等队都是略有骚动,像是十分惊异,竟有人从对面方向走来,而且来的人数居然还不少。

     如此一来,这片绝壁之下,队伍达到了将近二十支,足有五百多人之数,这也算是天赋赛参赛队伍,首次在幽暗之森的大聚合吧。

     “宋丹娇,都跟你说这么清楚了,你还不死心地一路跟着我们作甚?给脸不要脸是吧!非要双双撕破脸皮,这样你才觉得好看?”一道女子声音忽而尖利的扬起,连珠炮发似的数落。

     虽然声音不高,但因为此时气氛宁静,众人皆无言语。所以女子明显含着鄙夷的语气语调,便尽皆落入在场所有人耳中。

     宋丹舒听到宋丹霞的一连串骂声,这才发现对面,宋丹娇竟夹杂在别的家族队伍之中,与许多其他家族队员,一起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她的目光只是疑惑不解地扫过宋丹娇的面庞,便即收回,轻飘飘的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 这样的目光,让宋丹娇心中不由一刺,张了张嘴想要说话,却似乎什么也说不出来,委屈地眼眶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 宋丹舒的目光很快移开了,如同扫了一眼的,只是个无关痛痒的陌生人罢了,冷漠的叫宋丹娇心酸。

     这就是她长年累月关怀备至的好五妹,嫡亲的五妹。她曾经为了她,与秦逆天阁下置过气,傻兮兮地挑衅过,更是与星辰帝都内,觊觎秦绝陛下,妨碍五妹帝后之路的一干女子开战。

     呵呵,现在看来,她真是个可笑的人。宋丹娇红着眼眶,深深地瞧了五妹宋丹舒一眼。

     而宋丹舒,当她的视线落定在秦绝身上时,目光便一热,似黏住一般,再也拔不开了。

     这时,宋丹霞已经挤出人群,走至宋丹娇面前,抱着双臂微皱着眉头,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呵斥道,“宋丹娇,人贵有自知之明!懂么?不准再跟着我们队伍!以你的实力,能够在幽暗之森走到现在还没出事,算是撞了大运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到此为止吧宋丹娇!你已经被赶出宋家,不再是宋家人!紧追着我们不放,也没用!离了宋家之人,不会再被家族收回去!你死了这条心,别让我们更加看不起你!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废话完了没有?”逆天不耐烦地出声打断她的呵斥,没好气地斜睨身后,咬唇不语脸色泛白的宋丹娇一眼,“哭什么哭,没出息的家伙,把你的眼泪收起来!聒噪的人,拍死就是了,哭有什么用,你哭成河,她的嘴巴能关紧闭上?”

     “要这样做!”逆天抽起一耳光,重重掴在宋丹霞的脸上,当即噼啪作响,立马便将对方那张娇嫩的小脸,甩得高高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啊!”宋二小姐宋丹霞捂着唇,不可思议地摸了摸唇角淌出的一丝红艳,不由分说抬起手掌意图还手,口中冲逆天尖叫道,“贱人,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 “嘭!!”

     逆天一手攫住宋丹霞的手腕,只轻轻一用力,那声清脆的喀擦折断声,便落入众人耳中。

     紧跟着不待失声痛呼的宋丹霞反应过来,直接一脚重重踹在她的肚腹之上,将她踹得双膝一软,脸颊爆红,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坐姿,擦着地面朝后方疾速退出数米,噗通跌坐在地,疼得面颊抽搐扭曲,张了张嘴,愣是疼痛得没能发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 周围的气氛,一下子又冷了三分,所有人几乎都是用目愣口呆的表情看着这位出手凌厉决断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 女孩子根本不关注周围人的眼神,只是回过头去,目色微柔,轻声问道,“看清楚了嘛?”

     宋丹娇呆呆地点了点脑袋。

     “学会了嘛?”女孩子接下来一句话,真是让人有齐齐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 原来你特么刚才那一招,是示范啊!

     宋丹娇再次有点呆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逆天便满意地笑了笑,伸手一招,一股强风骤起,使得周围人都不由自主虚眯了一下眸。

     眨眼间,宋丹霞已被她吸到身前数尺之地。

     “你来。”逆天一脸淡定地说道,“出招记得要快狠准!很简单的动作,不会的话,我再教你一遍!”

     一旁的君临也好、秦绝也好、塞壬、云楠、秦晓风等人也罢,尽皆脸色诡异地抽了抽嘴角,一副想笑又勉强忍住的表情。

     这孩子真是,让人绝倒啊!

     你丫的在整人的时候,能不能不要露出这么一副正经的表情啊!

     宋丹娇咬了咬嘴唇,忽然目光坚定地走上前去,丝毫不顾惊恐万分的宋丹霞目露怨憎,直接一耳光甩上了她的面颊,紧跟着一脚踹了出去,虽不及逆天脚法凌厉如风,但也似模似样,动作利索。

     宋丹霞被这一脚踹得,保持之前同一个姿势跌飞出去,噗通重重砸坐在地,顿时觉得浑身哪儿哪儿都疼。

     对面宋丹青以及一众宋家族人,则是气得一张张脸皆歪了。

     宋丹舒满面愕然地看向逆天与宋丹娇,小手轻掩微张的檀口,眸光含着一丝意外,像是第一天认识宋丹娇一般,从新又将她打量了一遍。

     宋丹青早已压抑不住怒气,上前一步,亲自弯腰将宋丹霞从地上扶起,转而怒视逆天那方,声音冰冷道,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欺我宋家无人么?”

     “聒噪,是会倒大霉的。”逆天意味深长地看了这位宋家年轻的少主一眼,后者被她这番诡异的眼波一扫,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噤,竟像是被威吓到一般,骤然失声不语了。

     等宋丹青意会过来后,他本人已经下意识地连退了两步,随后及时反应过来,顿住了脚步,脸上现出恼羞成怒之色,心底却是暗暗惊异不安。

     他竟然,被眼前女子扫来的一个淡淡眼波,吓得止住了声音,是他大意了呢,还是那女子当真有什么过人之处?

     逆天不理宋家人,也根本不去管,这一番动作是否严重打击到了宋家少主与其一众族人,径自带领自家队伍上前。

     而原本围拢成圈的人群,下意识地向两旁分开,露出了一条宽敞的通道让他们行走。

     只见拨开人群,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内,坐着一个七岁光景的小女孩。穿着一袭沾染着灰褐色,看不清楚是何物质的白裙子,裙子垂至膝盖,露出一双短小细致的小腿,十根小巧莹润的脚趾头曝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 脚上沾了些泥巴与几片枯黄树叶,小女孩一双水漉漉的大眼睛,在巴掌大小的脸上,格外圆又大,漆黑的眼瞳望着对方时,似能看清她眼底潋滟的水波,是那样小心翼翼地轻轻颤动着。

     她抱着一只蜷缩在腿上,把身子拢成一团,沉沉入睡的白色小独角兽,跪坐在柔软而湿润的林地上,身旁躲着一头把眼睛瞪得骨碌圆的小兽。

     小兽与白色小独角兽的体积差不多大小,只是通身散发着奇异的五色光芒,红黄蓝绿紫,淡淡的粉粉的五种颜色,相继交替着,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视觉感受。

     五彩宝珍兽?逆天瞳眸一缩,顿时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消失在大陆已久的五彩宝珍兽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这种小兽,相传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,足足有数千年的光阴了。

     它的出现,实在是太让人惊异。

     据说五彩宝珍兽这小东西,十分乖巧可爱,主人喂食药材便能口吐宝贵的丹药,喂食古玉,便能口吐翡翠玉石。不过这只不过是大陆神魔志上的一段传说,谁也没亲眼见着过。

     现在,这只小小的五彩宝珍兽,缩着小身子躲在那小女孩身后,两只小爪子还十分人性化地抓着那小女孩的衣角,一副惊惶害怕的样子,实在是太萌了,当场就戳中了不少女孩子柔软的心。

     这时,走入人群的玄凰,跃入小女孩的眼帘,使之大大的黑眼睛忽而一亮,闪过一抹光辉。

     真得是那个手持伏羲剑的奇怪小孩儿,逆天心道,转头看了一眼玄凰,见她正紧紧皱着眉头,目光落在那小女孩身上,十分专注。

     逆天的小手,下意识地拄了下小下巴,心说玄凰这家伙,对眼前的小丫头,似乎很上心呢。

 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玄凰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 本不愿意回答这番话的其他家族弟子们,在看到玄凰极具威压的眸光扫过自身时,都忍不住抖了抖身子。

     宋丹青作为这群人当中的主心骨,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开口道,“我们一路追踪五彩宝珍兽而来,费劲千辛万苦,从这绝壁上攀爬下来,没想到这小丫头半途横插一足,将五彩宝珍兽收入她自己囊中,这如何使得。”

     玄凰勾了勾嘴角,“我怎么觉得,似乎是这只五彩宝珍兽,比较乐意跟在孩子身边呢?”

     五彩宝珍兽极具灵性地扑腾了一下,表示赞同地晃了晃身子,如果它有尾巴的话,应该会摇摇尾巴,可惜它没有。

     宋丹青脸色微沉,另一方的长乐岛少岛主拓跋智,十分不客气地结果话茬,“五彩宝珍兽如此珍贵之物,放在这么小一个孩子手上,根本就是浪费。而若是我们,长乐岛药王谷接收这只宝珍兽的话,必然可以让它发挥最大的药用价值。往后能够帮助、救护更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 逆天嗤之以鼻,“你就直白点说你想抢不就是了,最讨厌说话绕弯子的人,明明是个土匪,却总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,标榜出一副我为天下人的模样!虚伪!难看!”

     像她,打劫就打劫了,她敢做敢当,做了就敢直言承认,她完全当打劫是一项发家致富的重要事业在发展。

     正所谓,劫富济我,古人诚不欺我……

     拓跋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站在他身旁的拓跋代雅,更是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逆天,心里一千一万地诅咒着逆天。

     上回在百花庄没能够杀得了眼前这嚣张跋扈的女人,是拓跋代雅心中最为恼恨之事。

     这时,圈子内那小丫头从地上爬了起来,五彩宝珍兽的两根小爪子人性化地抱着小丫头那条细细的左腿,整个胖咕隆咚的小身子都挂在了小丫头的腿上,样子古怪地引人发笑。

     而圈外围着小女孩的那群弟子,纷纷严肃戒备地看向小女孩,手中的武器瞄准了对方,表情凝重。

     刚才,他们也曾攻击过,但却是徒劳无功,所有的攻击到了小女孩身前一尺处,竟然都被挡了下来,可想而知这小丫头是有多古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