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992章 判若两人
    众人齐齐吸了一口冷气,心说你这丫的也太黑了吧,果然是进门前和进门后,翻三番的价格啊!

     秋水耀却不管四叔秋水十的呵斥,连滚带爬上前交给逆天一只装满钻石币的小空间袋后,忙吞服了那颗丹药。

     逆天甚至还十分高兴地点了点头,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秋水耀,你有前途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多谢秦小姐夸奖,多谢夸奖。”秋水耀的回话,让一旁的秋水十整张脸都乌青发黑,秋水叶月更是恨铁不成钢地猛跺脚怒斥道,“秋水耀,你还要脸不要脸啦?”

     脸?脸有什么用,当性命都快不保的时候,什么脸都可以不要,秋水耀心说。你们哪里懂得秦绝阁下的强大,那是一根手指就毁灭整片人群,将三叔都炸得尸骨无存的可怕男人。

     秋水耀,兴不起半点抵触反抗的念头。

     舍得舍得,有舍才有得,舍了钱财与秦姑娘交个好,纯粹买条命回来也是尚算的。

     秦姑娘身旁高手环绕,此番能否出去,也就得看人家肯不肯顺道捎上他们这伙人。

     穆家的穆匠潭与许家的许一彪,脑袋里灵光一现,彻底反应过来了,也急忙掏钱买了两颗丹药。

     只是一开始的刻意讨好,待到当真服用丹药后,方知这两千四百万钻石币也并非白花。

     这丹药确确实实货真价实的好,服下去入口即溶,芳华四溢,顿生觉得浑身回暖,气血畅通,精神为之一振,当真是童叟无欺的绝世极品丹药。

     看到服下丹药的几人,纷纷向自己投来震惊的一瞥,逆天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 真是一群少见多怪的人,要知道这丹药之前还曾给她嫌弃过,总觉得吃着没什么味道,后来让玄凰给改良了,如今多了几丝甘甜,芬芳更甚,平时她闲着没事,也就勉为其难地拿来当糖果吃。

     这话幸亏也只是腹诽,若真说出来,估计得被人打死。

     “星河师姐。”吴蝶楠眯着眸,斜瞪着逆天的背影,满脸的愤怒不可抑制。

     “行了,少给我添乱。”星河仙子没好气地翻了她一眼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,星河自然是不蠢,她是早已看出来了,此刻所有人为了能够离开这鬼地方,至少表面上是站在那位秦小姐那方的,吴蝶楠继续闹下去,也就只能落得个自取其辱的下场。

     “星河师姐,明明就是那个秦逆天她有问题。”为什么反而现在大家都用那种怀疑的目光看着她,活像她是个挑拨离间的小人一般,这眼神让她感到浑身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 吴蝶楠自己丢脸不打紧,可她现在也算是圣女谷门人,她丢脸露丑,连带着自己等人也跟着丢脸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 星河想到此处,恶狠狠地瞪了吴蝶楠一眼,冷声冷气道,“闭嘴。有什么事,等到出去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 吴蝶楠委屈地咬着嘴唇,闭嘴不言,指头死死抠住了手掌,似乎仅能从这股刺痛当中,让自己心绪平静。

     秦逆天这贱人,当初在神魔遗迹时,便是这样,拉拢所有人站在她那方,对可怜的吴蝶楠进行攻击,半点不讲同学情谊。

     那个女人明明有那么大的空间容器,却不肯借用她一下,简直是自私自利小气至极!

     之后在战场相见,她险些被梁参军侮辱,而那贱人却恶毒地冷眼旁观,丝毫不插手管这事,最后甚至还用那种嘲笑又冰冷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 每每念及此,吴蝶楠总觉得她的心肺几欲气得爆炸。

     总有一天,她要让这个骄傲自大、不可一世的秦逆天,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     等着吧,将这贱人踩在脚底,跟当初****自己那样,****她,吴蝶楠垂下了眼帘,半眯着眼睛,大脑想到兴奋处,嘴角弯曲上钩,露出一丝古怪又阴森的疯狂笑意。

     逆天根本没打算搭理吴蝶楠,以她现在的境界实力,根本不屑去理会这样的人,自然而然也不知道,吴蝶楠莫名地在心中将她设定为此生大敌,誓要扳倒,踩踏而上。

     起初的时候,吴蝶楠是个多么天真烂漫的女孩子啊,逆天将心中这份淡淡的念头抹去,当先朝着漆黑宽敞的螺旋形盘转楼梯而去。

     一步而下,眼前的场景便转化为晕黄的血腥画面,带着质感与真实,厮杀声、尖锐的吼叫声,在她耳边不停翻覆着,让她忍不住眉心微蹙,身子亦是不由自主地晃了晃。

     “天儿。”君临一下便揽住了她单薄的肩,皱着俊眉低头看她,“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逆天仰起头,递给他一个放心的微笑,随后摇了摇脑袋,集中精神力向前望去。

     厮杀,无尽的厮杀,人类与海妖族死伤无数,沿途的黑色阶梯上,布满了两族人的尸骸,踩着楼梯而下时,不小心会发出“嘎吱”一声响动,令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 盘转楼梯,是用一种古老大气的黑色矿石铸造,经过上千年的时间,没有丝毫磨损,上下足有数千台阶,一眼看去十分恢宏巨大。

     逆天深吸了一口气,往下走了约有百来层,半弯下身子,小手在扶梯上来回摸索了一番,找到一个凸起的机关。

     刹那间,只听下方传来隆隆的机关开启之声。

     很快,众人看到下方的漆黑楼梯嘎嘎嘎嘎作响,原本对接的楼梯阶层之间,变化了一下方向,阶梯与阶梯连出一片新的通道,在遥远的阶梯尽头,开出了一道圆拱小门,疑似出口。

     吴蝶楠时刻注意着逆天的动向,此时忍不住一惊一乍地叫喊起来,“你干什么?秦逆天!你动了什么东西!!你想把我们都困死在这里嘛?”

     “闭嘴,白痴!”秦晓英忍无可忍地转回头去,不耐烦地冲着她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哪里来的神经病二货,要嫩死你,还需要这么麻烦?

     秦晓英的眼神里明明白白表露出这个意思,让吴蝶楠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 他们就这样瞧不起她,她现在好歹也拜入了彩蝶仙子门下,怎么还是如此不受人待见?

     这时,庄英杰也出口了,“怎么,现在还不准人开口说话置疑了?那位小姐怀疑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啊!为什么她这么熟悉这里的环境?哪里有机关哪里有通道,她竟然一清二楚,这一点,不值得叫人怀疑嘛?她应该向大家解释清楚,为什么她如此熟识这里的环境!”

     逆天充耳不闻几人的声音,她已经当先往下奔跑了,君临、秦绝、塞壬,一众秦、云两族弟子,谁都懒得再跟后面的人搭话,齐齐跟着逆天往阶层下跑。

     “快跟上。”穆匠潭当机立断做下决定。

     许一彪也带着一众族人往下追了上去,紧跟着简家、侯家、钟家等十来个队伍,急急忙忙争先恐后跟随上去,生怕被队伍落在后头,到时候没办法出去。

     千层阶梯,无数尸骸铺地,当所有人跟着逆天一行人,从尽头的圆拱小门跑出去后,赫然发觉视野内一片开阔。

     前头是一方可容纳百万之众的大广场。

     只是广场一地狼藉,经受了千百年时光的吹拂洗礼,被尸骸堆积、被血迹冲刷,这片广场承载着两方杀戮的沉痛回忆,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 东倒西歪的商摊,奔逃中各种死的海妖族人,残肢枯骨,满眼废墟,几近凋零。

     广场中央,高达百米的人鱼雕塑被人拦腰斩断,一半伫立在孤风中抖索,一半零落在荒凉大地上。

     半闭的眼眸,眼角垂挂的一滴清露,似是对已逝族类的悲叹。

     小海妖不知何时出现在塞壬身旁,目露伤悲地看着眼前景象。

     人群都被眼前这般悲怆的一幕,渲染了气氛,尽皆沉默,倒是没留心小海妖是从哪儿钻出来的。

     唯有吴蝶楠,紧紧死盯着逆天的吴蝶楠,陡然看到小海妖的出现,张了张嘴,本想尖叫出声,却在发觉周围的寂静时,倏然而止。

     此时尖叫惹人不满,又会遭来星河师姐的耳光罢。

     只是心中愤恨唯有她知:这个秦逆天,拥有那般大的有容生命空间,可以装多少人?明明规定参赛队伍人数不得超过五十,现如今,秦逆天身边多出来的,何止一人?

     这种无视比赛规制的贱人,什么事情干不出来?她这是明目张胆地在比赛当中作弊!

     不行,这件事,之后一定要汇报裁判组知晓!吴蝶楠眸中掠过一丝阴毒冷残,沁出血的手掌,因为那股刺痛而不得不松了松五指。

     这般的刺痛之感,往后,她定要在秦逆天这贱人身上讨要回来。

     不要以为身藏有容生命空间,便能瞒天过海,她一定会揭发她的!当其他所有人皆是傻瓜,任她玩于鼓掌间么?

     逆天从满眼的血腥之中回过神来,转头有些担忧地看向神情怔忪的塞壬,悲伤的小海妖,忍不住轻声说道,“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她走到他们身边,温和地搂着小海妖的肩膀,将她搂入自己怀中,安抚地摸了摸脑袋。

     接着轻轻地拍了拍塞壬的手背,“往事如尘,烟消云散。家,始终在我们后方。你们不是孤身一人,永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世界内,如今也是无声的,玄凰萧云宸与一众未在修炼状态的兽们,也是目露震惊地扫视着屏幕。

     随着逆天几人的走动,周围的景致也都出现在这道天然而成的屏幕上,遍地残骸苍凉的景、被描摹的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 谁也没有出声说话,因为彼此心中都十分清楚,需要时间给塞壬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 直到,逆天轻声说着那句“都过去了”,如同一片悠然飘落的羽毛,缓缓拂动着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 是啊,都过去了!现在,他们在一起,并非一人孤军作战。他们,有家,有家人,永远不会孤单。

     而此时,其他队伍的人,却是有些怔愣地看向小姑娘。

     一直以来,小菇凉表露出来的,皆是凶残可怕歹毒的一面,从未见她露出如此温软亲善的表情,实在是太不像她本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