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314章 :有情无情4
    秋水伊人尖叫出声,当她发现握住自己脖颈的手开始慢慢收缩时,忍不住失声尖利地嘶叫起来,“你不能杀我,不能!不能杀我的!”

     逆天细细的手腕略一用力,便卡得秋水伊人几乎说不出话来,只见她冷冷地看着秋水伊人,声音淡淡地说道,“你只看到我如今的风光,却不知我为此付出过多少努力!我当年在楼家艰难求存的日子,我会昭告世人么?”

     “所以,还望你来世看事情,莫要只看表面!勿要再如此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,不,不不不不!!!”秋水伊人疯狂地扭动着身躯,蓦地伸手触上自己隆起的腹部,猛地尖叫出声道,“你不能杀我,你杀了我便同样杀了我的孩子!就算我有罪,我我的孩子却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 逆天握着她脖颈的手微微一滞,眉目含着一丝冷意,低头看了她一眼,两道秀丽的长眉轻轻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秋水伊人见她停手,心中微松了一口气,忍不住尖声戾气地叫着,边叫还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“秦逆天你知道嘛?你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嘛?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逆天松了松手,漂亮的眉眼缓缓往上一挑,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你这么说,那这孩子必然不是钟涛的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错!”刚才事发紧急,秋水伊人自己都忘了,她还有这么一个挡箭牌在,此时将实情说出来,她的整张带血的脸上都布满了诡异无比的霞光与阴森恐怖的笑意。

     “这孩子是少南的,你忍心杀了我,杀了少南的孩子么?”

     “呵呵呵,钟家主这顶绿帽子,戴的也真是蛮久了呢。”逆天说着话的同时,忽然冲着秋水伊人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 秋水伊人浑身不由地一寒,心底蓦地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,微微侧着僵硬的头颅向后仰去。

     只见钟涛满身戾气,老脸含煞,一双虎目圆瞪着盯住秋水伊人的后背,整个背脊僵直地站在那里,也不知到了多久。

     秋水伊人大吃一惊,忍不住失声尖叫起来,“夫君!”

     “住口!!”乍一到场便听到这般劲爆消息的钟涛,猛地当空一个跨步便横了上来。

     大掌一抄便向秋水伊人脖颈抓去,另一手飞速拨出几个魔盘大小的火球,扬手便朝逆天打去。

     逆天看都没看那几个火球一眼,既然钟涛想要将秋水伊人抓去,那便让他抓去好了。

     她便侧身往边上一闪,躲开那几个火球的同时,小手一放,不顾尖叫着的秋水伊人拼命去抓扯她的袖子,步态闲闲地闪到了一边,将主场留给了这对大眼瞪小眼的夫妻。

     “不,不不不不!不!”秋水伊人猛地抓住钟涛的袖管,撕心裂肺地哭泣喊叫道,“夫君,你你不要怀疑我。我我是瞎说的,我刚才都是瞎说的啊!我是骗秦逆天的!我想留下我的命,想留下孩子的命,为你为钟家留下一段香火啊!”

     钟涛气得额头上青筋直跳!一双虎目冷煞地望着秋水伊人,哪里还有昔日丝毫柔情存在,“原来你一直都是在骗我的!”

     “没有,没有夫君,我没骗你,我真得没骗你!!我这都是骗秦逆天的,我骗的是她!啊,咳咳咳咳咳。”钟涛手下一紧,秋水伊人便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,感觉呼吸离着自己愈来愈远。

     逆天忍不住嗤笑出声,望着这样一幅面容的秋水伊人,摇了摇头道,“可怜。”

     “夫君,你听我解释,夫君!我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真的!我早就和方少南断绝往来,怎可能会怀上他的孩子?夫君,这孩子是你的,真的是你……啊,咳咳咳,啊……”秋水伊人的声音突然顿住了,落在钟涛手中的脖颈,蓦地被加重了几分力量。

     她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,连想要咳嗽几声都变得异常困难。

     “夫……君。”秋水伊人用哀求的眼神望着钟涛,然而这样的眼神,对钟涛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。

     “你这贱人,枉我平素对你百依百顺照顾有加,连自己亲生的女儿都为此疏远、受害致死。”钟涛此时想起了钟玉绰,他唯一的亲闺女,顿时心如刀绞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 “全都是你这贱人的错!”钟涛暴跳如雷地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 “不,夫……咳咳,君,我……咳咳咳……呃。”秋水伊人的声音嘎然而止,她瞪直的眼珠子几欲从眼眶中崩裂出来,惊恐地发觉钟涛是真要对她下死手。

     她想告诉钟涛,这肚腹里的孩儿真得是钟家的,是你钟涛亲生的,然而并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 钟涛想起了自己中毒面目全非后失踪的亲闺女,越想越生气,越觉得全都是这秋水伊人一手造成,若不是娶了这贱人,他也不会一步步走霉运至今,搭上了整个钟家还赔了自己的亲闺女。

     一怒之下当下也没多想,手中劲力一吐,但听喀嚓一声,秋水伊人脆生生的脖子便被钟涛直接给拧断了,丝毫没有任何的怜惜。

     秋水伊人临死前最后一眼,望向了对面的逆天,那一眼她依稀仿佛看到,对面那姑娘背后伸展出一双光明的羽翼,如此灿亮耀眼。

     我与你,终究是不一样的吧……我营营碌碌为自己争取一辈子,到头来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。你说的不错,我当真是可怜。

     秋水伊人阖上了眼,并没有去看钟涛那双满布冰渣碎屑的浑浊老眼。

     捏断秋水伊人的脖颈后,钟涛那双布满怨毒的眼,投向了逆天。

     逆天冷笑一声,不无讽刺道,“怎么,杀了自己的老婆孩子觉得还不泄恨,想要杀我嘛?”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一个可怕的念头猛然袭上钟涛的心肺,他贴在袍边的右手手指,不由自主地弹跳了一下,整张老脸瞬间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 “白痴。”逆天木无表情地望了钟涛一眼,都懒得跟他说话,径直将目光投向一根筋到底,还在与秦绯云一行人周旋的君临,心底顿时生出一丝哭笑不得的无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