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319章 :幸亏我不是你生的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!”云沐整张惨白的脸,不自觉地刷成了漆黑色。

     “你真弄死了你儿子?”逆天蹙了蹙眉,想到在时间回溯中看到了那段阴暗,心里不知怎么的竟滑过一丝不舒服之感。

     “我说了叫你闭嘴!!!”云沐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似的,猛地吼叫出声,“闭嘴!”

     逆天“啧啧”两声,摇了摇头,小脸上露出了一抹浅淡的失望之色,“我的好二舅,我原以为,你只是对父亲绝情,对兄弟手足绝情。没料到竟对自己的儿子也如此绝情。虎毒还不食子呢!我看你不如一只畜牲。”

     云沐的脑门上刷得蹦出个火星,一对灰白色的眼珠子恨恨盯着逆天,一字一句冷冷地说道,“我!叫!你!闭!嘴!”

     逆天蓦地伸手捂住小嘴,叨咕了一声,“幸好我不是你生的呢!不然就得像我的好表哥那样悲剧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这话不啻是触动云沐最后一根神经的导火线,他被刺激地蓦地蹦出来,恼怒地吼道,“你这小杂种知道什么!你知道我当年过得有多不容易?”

     “岚儿她不顾全族人的反对跟着那个男人跑了!我拼了命的阻止他们,结果却是废了我这双腿!”

     “你知道那阵子我是怎么过来的嘛?我天天顶着所有人同情的目光,艰难的度过一天又一天!”

     “时间过去的越久,父亲就越是动摇。有一天他竟然对我说,你不要再盲目地等下去了,岚儿是不会回来的!你还是娶别人吧!!”

     云沐越说越激动,完全沉浸在他自己对过往的沉痛忧思之中,声音倏地拔高,“那种实力低微的女人,也配得上我嘛?父亲真是眼睛瞎了!”

     “最可恨的是,那贱人竟趁虚而入,趁我不察怀了个孩子!”云沐怒气勃发,说到兴头处停了停,狠狠地瞪了逆天一眼,“果然,这么一个贱人,她果然生了一个与她一样,资质奇差的孩子!害得我成为族人们眼中的可怜虫!”

     “我是谁!我是云沐!我曾经是族内最耀眼的天才!我何须别人的同情,何须别人的可怜!!这个腐朽的家族,早就可以灭绝了!老祖只是在帮我拔除这些腐朽的东西,老祖会还我一个完完全全全新的云族!到时候我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的废话说完了没有。”逆天突然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喋喋不休的话语,清冷的声音横插一句,如同一盆冰水泼在了慷慨激昂的云沐身上。

     “你不配当爹!”逆天鄙视地扫视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“那个女人也不配当妈!”逆天越发鄙视地微勾了一下唇角,视线冷冷地扫过云沐的面容。

     “你们这对狗男女,就不该生孩子糟践别人!你连为人父母最基本的一颗对待子女的善心都没有,还生什么生。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你觉得你委屈?我告诉你,你那个可怜的儿子,才是最无辜的!摊上你们这对父母,可惜没得选。”逆天啧啧两声,摇了摇头道,又重申了一遍,“幸亏啊,我不是你生的。你跟我爹爹根本没得比,难怪我妈妈当年看不上你!换谁都看不上你这自傲自大又自卑的神经病啊!”

     这人就能因为自家儿子资质低微丢了他的脸,便能如此毫不留情的对待,可见品性其差。

     “你住嘴!!”云沐大怒,重重一握拳,冲着一旁的扶乩等人道,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将这妖女给我押过来。”

     扶乩与几个圣血宫门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望着被族王妥妥抱在怀里安抚的小姑娘,一时半会儿谁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“君临!”云沐怒斥一声,只不过他的下半句话还没冲出口,就蓦地被一道突如其至的掌风飞卷扑面,一个倒仰险险避开,他整个人气得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 “吵!”君临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,抱着小姑娘转身就往殿内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 “你!!”

     “主人留步。”扶乩急忙上前阻止,贴着他的耳朵小声道,“这位可不是咱们轻易能够招惹的!还是去请示老祖,看老祖怎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 云沐冷笑一声,“也罢,随我一块儿前去面见老祖,我倒要看看这个君临到时候能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 “我随你一同前去。”钟涛阴沉着一张老脸蓦地说道。

     他从刚才到现在,同样也被君临秦逆天这对小两口气得不轻,简直肺部都要被气炸了!

     此时听云沐这么说,简直就是一拍即合,他倒是要前去好好问问老祖,这猪队友到底是怎么回事,到底是站在哪儿一边的!

     “把这些人先统统关进地牢再说!”云沐气恨恨地丢下一句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“走!”圣血宫门徒们对待穆匠潭等俘虏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,直接上手推搡着一众人往前。

     这漆黑的宫殿,外表虽然难得的保持着完整,实则里面有大半房舍也倒塌毁损了不少。

     檐廊剥落,水池中布满残枝落叶,一眼望去,极尽凋零落寞。

     君临抱着她三绕两绕的来到后厢房,这庭院内难得的保持着一丝清爽,苑内栽种着十几棵枣树,只是葱绿不复,树身环绕着沉沉的暮色死气。

     君临一手推开厢房门,把逆天给抱了进去放在床上,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说了一声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 人便一晃出了厢房门。

     逆天面上滑过一丝微微的愕然,无语地瞪着他离去的身影,哪会真听他的话,坐这儿不动。

     那是男人前脚刚出门,她后脚就从床上蹦了下来,小手一推便把门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 背着一双小爪子,在庭院内来回踱着步,抬眼望向天空。

     啧啧,这座漆黑的宫殿,倒是完全笼罩在一层强大的元素壁障之内了,抬眼望去,连天空都是混沌色的,分明瞧不清楚天际的蓝。

     九大遗族部落聚会之地,果然是大手笔,这么多年过去了,当年的繁华之景,也算是可窥一斑。

     红影一晃间,那人手里端着个碗又回来了。逆天见状,嘴角不由微微一抽。

     果然,呆了的人也不曾忘记逮着她就进行投喂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