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47章 教训
    这个脑袋缺根弦儿的家伙!明明可以像模像样的有着不错的人生坦途,却偏偏败给了自己的嫉妒心魔,受到安鸯的蛊惑,硬生生把自己给弄成这副非人非鬼的丑样。

     逆天的眼里掠过一线阴霾,足尖轻轻一点,人便轻飘飘地挪上了其中一根绷得笔直的绳索。

     “琨方。”逆天一声令下,墨色的锁链便速溜一声滑到了她手中。一抛之下,化形为蛇,嗖一声飞窜过去,瞬间便将吕可三米多高的身形,整个儿捆缚住了。

     吕可发出道道刺耳的尖叫,整个人左摇右晃不住挣扎嘶吼,张开的巨口中喷出阵阵难闻的浊气。

     逆天踩着那些绷紧的绳索轻快地跳跃,没一会儿功夫便已来到与吕可齐肩的位置,一手紧紧拽着半截琨方,眼里涂满了冰冷之色。

     “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,哪里还有个人形?”逆天眼神轻蔑地上下扫了她一番,手中墨色锁链簌簌游动,将挣扎的吕可越缠越紧。

     “这么喜欢闹,不如我帮帮你”逆天一个纵身,身形在空中高高扬起,手中牵着的琨方亦是绷得紧紧,毫无悬念地拖着吕可向上方飞去。

     呃天天……一众围观的兽兽们忍不住伸手捂了捂眼。他们突然有种,吕可要倒大霉的预感。

 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中,天天的精神力几乎无所不能!将吕可象征性的提到半空,她便已松手了,然而琨方的另一端依然被她用精神力幻化的大手紧紧攥住,锁链硬绷绷的垂直在空中不动。

     一群兽兽们有致一同地向后散开,眼睁睁地瞧着眼前的地面逐渐低凹下去,十米、二十米、三十米,渐渐形成了一个上百米的深坑。

     在整个世界之中,天天就是个神,她想要高山就有高山,她想要山谷就有山谷,精神力铺陈勾绘,就是如此简单,分分钟都能完成。

     吕可这姑娘,呃不是这妖怪,真得要倒大霉了!!嗷嗷……围观的兽兽们虽然捂脸的捂脸遮眼的遮眼,但根本掩饰不住内心的激荡兴奋啊!

     几乎难以遏制地想用吼声来表达心底的那抹“我要看好戏哒”愿望。

     “这么高摔下去,会死嘛?”逆天轻声问了一句,不过只是无意识地念叨一下。

     下一秒,吕可变异的身躯便如同一颗被打出去的炮弹一般,垂直向着那道百米深坑轰击过去。

     “嘭”一声震天动地的响声,将越来越多的兽们吸引而来。

     “嘭!嘭!!嘭!!!”接二连三地抓起扔下去,狠狠甩入坑底,发出山崩地裂一般的响动。

     玄凰从如意葫芦内蹦出来,便飞速地向着此方接近,远远地便看到黑压压一圈人头。大大小小的兽们坐成排,聚集在那个百米大坑边,看着一场轰轰烈烈的好戏。

     好吧,她瞧见了娃她爸抱着娃儿,一手牵着小宝坐在了前排围观。妹夫坐在一旁,肩头站着的小老头万事通,还比手画脚地跟现场演播似的大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 你们这些人这么凶残,真得好吗?玄凰一个瞬移,人便到了萧云宸身旁。

     “咦凰儿炼丹结束了啊!”众人七嘴八舌地表示欢迎。

     “凰儿你来的正好啊!快坐下,坐下。”

     玄凰一脸无语地盘膝坐下,用手肘撞了下身旁的萧云宸,“怎么回事呢。师妹为啥发飙?”

     没等萧云宸回答,大家便七嘴八舌抢答了,“还不是这吕可招惹了天天,天天可不高兴了,就拿她开砸!”

     “她自找的!在哪儿发疯不好,在我们世界内发疯,活该被当沙包一样的砸摔!”

     玄凰一抬眼,望着从高空上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砸进面前百米深坑之中的妖怪体,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,仰头冲着站立在上空的某人叫道,“诶,差不多也就可以了吧!你把她砸死了,我特么找谁试解药去?”

     高空中传来某人清冷的一哼,随后众人眼底便浮现一幕神奇。

     原本化为百米深坑的凹窟窿,此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升高,就仿佛那凹坑中升上一片平台,将奄奄一息的吕可给托了上来。

     随后这片平台与周围的地面便严丝合缝地接连在一起,百米凹坑瞬间消失不见,地面依然还跟以前那样平坦。

     只是此刻,原本暴躁难安的吕可是完全消停了下来,身子仅剩一口气般,软趴趴地趴在地上,四肢摊平呈大字,丝毫提不起一丝闹腾的气力。

     某女王从天而降,狠狠一脚踩在吕可的脑袋上,用力碾压两次,这才恨恨地跳到一旁口中叨叨念念,“浪费我时间。”

     一众兽兽的脸色相当精彩可笑,一双双古怪的眼睛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齐齐小身子一抖。

     玄凰哭笑不得地上前,没好气地一巴掌拍上某人的后脑勺,“怎么回事呢?把人整的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!还怎么试药啊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只要比死人多口气,就能试药。”逆天撇撇嘴翻了翻白眼,伸足踢了踢吕可的身子,“对那些不愿爱惜自己身体的人,不必过多客气。反正她自己都不当她自己是人了!我又何必客气?”

     “得得得。死鸭子嘴硬!明明就是可怜这吕可年纪轻轻的,自行作死,小嘴偏偏不饶人的毒辣。”玄凰伸手一捏她的小脸,笑呵呵地说道,“姐姐懂你啊。”

     “滚。”某女王气哼哼地拍开姐姐的手,转身就往君临身边跑去。

     玄凰露齿一笑,素手一扬间,一道漆黑的药丸电射而入吕可微张的口中,呼了口气拍拍小手道,“封!”

     一股磅礴的精神力牵引四周,逐渐形成一个茧状的透明封印,将吕可变异后的身躯紧紧裹拢在内,忽地向上飞起,悬空而挂。

     玄凰拍了拍小手,满意地点点头道,“如此甚好,醒来后就不会再闹腾了!”

     兽兽们忍不住齐齐伸手捂脸,玄凰你真是太坑爹了……

     所以他们说,吕可要倒大霉了,不是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