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424章 : 狗咬狗
    这声巨响不像从云族祖地发出来的,反倒是从世家弟子队列中传出来的。巨响过后,云沐回头一看,便见四面八方涌出来一大批云族白衣弟子。

     他们呈半包围趋势,步步紧逼着缩小包围圈。

     第一排弟子纷纷投掷手中的攻击能量石,投完后开始远距离投放各系元素力,那叫一个五花八门热闹好看哟!

     云沐整张脸都漆黑无比,他根本没想到,云族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,组织一众云族弟子进行反击,至少他所了解的云族,根本没这般迅速反应的能力。

     他哪里知道,自从云家上一回遭逢圣血宫清洗后,不仅外部大阵进行了很好的改进,就连队列分配以及应激反应,逆天也都暗中指点过了。

     再加上,逆天与云扬等人都十分肯定,圣血宫不可能就这样容易地放过云族,因而暗地里一直是处于备战状态的。

     早在前期,他们就对云家众多弟子进行了队列划分,所以一旦遇到任何战斗,只需全族通知,除了那些在闭关紧要关头的弟子长老外,其他人几分钟内就能把队伍各自组织好。

     就像现在,一队的弟子们丢完了能量石立马就退后去,二队是主要以土元素师组成的,划出一大片人墙一般的防护土盾,推土机般向前。

     三队则猥琐地跟在防护盾后,远程丢着各种破坏性元素力,主要还是以火系与雷系元素师为主,赤红色与幽紫色的光芒交相辉映,将一方黑漆漆的天际完完全全擦亮了。

     四队的木系元素师们开始上了,木系元素缠绕束缚,极尽其能地阻挠着圣血宫一行人的移动,尽可能地将他们圈死在一个范围内。

     云沐用力拍了拍轮椅扶手,转身冲着近在咫尺的扶月吼道,“还不快推我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 扶月此时正被几名云族长老缠着打斗,根本施不开手脚去支援旁人。

     这几个长老虽境界不及她,但身形时隐时现,靠着阵法的优势,不断滋扰攻击她,让她倒是受了一点儿轻伤。

     只是对于一个金婴期一星的人来说,几个墨婴境长老的攻击,基本是没什么作用的。

     不是人人都是秦逆天那个小妖怪,隔着一两个大境界都能与别人斗上一斗。

     云沐的吼声让扶月的脸色一时间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 他们同来夜袭云家,她扶月是来辅助他云沐的,可不是来听他随意指挥呼呼喝喝的!

     让她一个步入金婴期的大能,俯首帖耳听一个残废的话,那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给他两分面子,现在倒是开起了染坊。

     一个臭瘸子,哪里来那么大的脸,对她大呼小叫的。扶月一怒之下,转头对着云沐的方向便挥出一道土之箭。

     云沐当真是千算万算,没算到这猪队友会突然间对自己挥出一记土元素。

     他如今这个身子,别说是一个金婴期老怪挥出的土元素,他万死都不可能接的下,哪怕就是一个赤婴境小儿,估计上点心都能随随便便将他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 云沐脸色僵黑,心中暗骂了一声,想要推动轮椅躲开,但心知也只是尽尽人事而已。

     事实上那记土之箭看着距离远,实则是一秒内便已射中了他轮椅下方左面那只轮子。

     扑腾一声后,云沐狼狈地栽倒在地,整个轮椅都倒扣在了他的腿上,害得他只能在一堆刀光剑影中艰难地匍匐前进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 回头向扶月望去时,被后者一记蔑视的笑容刺激的心中愤恨不已,眼里冒着火星子。

     “说什么熟知云族祖地地形。”银月仙子落井下石地嗤笑一声,“还不是连人家云家大门都进不去么?这次的夜袭当真是好笑,回去后都不知道怎么向老祖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 说到交代云沐也由愤恨转为沉默。

     冷冷地瞥了远处的扶月一眼,云沐知道,就算距离隔着很远,他说话的声音,扶月也能听得一字不漏。

     因而自顾自冷言冷语道,“有些人别自作聪明的以为,把我推出去顶罪受死就能试图抵抗住老祖的怒火了。一个金婴期一星,连几个小墨婴境都搞不定,要你跟着来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 扶月大怒之下,一记迅猛的土元素拍过去。

     轰然落在一片被各种元素力洞穿的坑坑巴巴的地上,别说是砸中人了,估计连一只小蝼蚁都没砸中。

     那几个墨婴境长老,虽然像蝼蚁一样势单力薄,但却比狐狸都狡猾,比兔子都溜得快,他们此刻又闪遁进了阵法之中,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 扶月瞬间大怒,一回头冲着云沐大怒道,“你说着轻巧,要不是这该死的阵法没有破除,害得我这边一直逮不到人!你以为我会连几个小墨婴境菜鸟都对付不了嘛?”

     云沐冷笑一声,“阵法未除,可不是我的原因。你不要忘记了,之后的一些事,老祖还有待仰仗我去为他处理!你若是把我单独一人丢在这里,独一个回去的话,得先想好,如何应对老祖的怒火。”

     全军覆没可不是那么好玩的。扶月一想,果真,若是自己一人逃回去,那恐怕在老祖面老捞不到半点好处,若是带着云沐一起,好歹有这个臭瘸子为自己挡下一半责任。

     咬咬牙一个纵身便落到了云沐身边,毫不客气地一把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,当一袋垃圾似的拎在手里,沉声问道,“现在就走?”

     “现在不走更待何时?”云沐恨她对自己完全不尊重,就这样拎着他毫无尊严。

     他根本不想与这粗鲁的女人多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 等云家料理完场上那些世家弟子后,定然会腾出手来专门对付扶月这个金婴期的。

     届时,破不开阵法的基础下,这么多云族弟子,光是耗都能把扶月给耗死,真不知道这女人得意个什么劲儿。

     云沐一脸沉寂地从袖子中掏出一只银质短笛,贴在唇边唔唔吹了两声,所有正在与金逆天玄凰苦苦作战的魔化傀儡们,一瞬间齐齐转身向云沐二人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 银月仙子见状,也赶紧跟着扶月二人跑路,开玩笑!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药剂师,两个领队都跑了,她留着还能干吗?真是一场引人笑的夜袭!